vwin · 2022年9月21日 0

一位特殊的教师和他的奥运足球队队员们

2011年,广州市政府定于每年12月12日开始的一周作为“助残服务周”。此后每年助残周期间,广州将举行全民助残志愿活动;组织开展“爱心助残献温暖”募捐;组织大、中、小学学生为残疾人朋友做一件好事等。

当下正值2020年助残服务周启动之际,记者走访广州市助残志愿者以及公益机构,了解社会力量如何助力“残健共融”。如今已经成为一名特殊教育教师的胡凯旋,从不了解特殊孩子到与其打成一片的故事,在不少特殊孩子家庭中成为美谈。

就在一年多前,他和一群特殊孩子代表中国特奥足球队参加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举办的第十五届世界夏季特奥运动会,在热身赛先后过招日本、巴哈马,正式比赛中又对阵了巴基斯坦、蒙古、新西兰、巴哈马。

对一年多前的那段高光时刻,胡凯旋依旧印象深刻:最后一场比赛,是对阵巴哈马——曾在热身赛战胜的对手。受伤未能上场的胡凯旋当时就在场边坐着轮椅观战,场上的队友们赢得了点球,罚丢,但最后一刻,被对手绝杀。

“他们其实和我们没什么不一样,也会难过、懊悔。”在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考入广州体育学院的特殊教育专业前,胡凯旋没接触过特殊群体。

进入大学后,理论知识的学习让他开始对这个群体有了一些了解,在大二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以自己的体育特长作为连接点,在一家机构兼职足球特教,开始近距离接触到了这些特殊孩子,包括了智力障碍、唐氏、自闭症等。

“智力障碍的孩子是脑部发育不完全,跟普通小孩相比理解能力会差一点。其中,大多数自闭症孩子存在着刻板行为(会以僵化刻板、墨守成规的方式来应对生活,不懂变通),如果今天下午本来定好是踢足球的时间,但因为下雨而不得不取消训练的话,他们就会非常不高兴。”

他说,这些孩子普遍存在着注意力分散、情绪不稳定、记忆力比较差、不学习能力就会退化较快等问题,因此绿茵场上经常会出现比较混乱的场面:有些孩子聚在一起争夺一个球,有些孩子就呆呆站在足球场上,也会有孩子跑着跑着就跑到了足球场外,或者是上一刻还在守球门的孩子下一刻就不见踪影……

面对混乱的场面、重复的教学内容,胡凯旋当然也会有心累的时候,“但是当我看着他们那么努力地训练,脸上还绽放着那么纯真的笑容,什么烦恼都会在那一刻烟消云散了。”胡凯旋说。他选择了坚持。

“我会对他们发出指令,教他们怎么站位、怎么移动、怎么踢,他们只是理解能力稍弱而已,其实多说几遍多教几遍他就能理解了,训练多几次后在球场上也能踢得很不错。”他回忆道,有的孩子不小心摔倒了或者被其他小朋友撞到了,就会爆发小情绪,会不开心地呆在原地,“我会告诉他‘没关系没关系,起来继续踢’,慢慢他就会知道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了,也不会轻易闹情绪。”

“他们和普通孩子并不是完全不同的群体,他们只是在某些方面存在障碍,他们也和这个年龄阶段的普通孩子一样,都有着很强的胜负欲,踢进一个球他们就会高兴得不得了!”在胡凯旋看来,特奥球员的训练方式和常人并不存在显著差异,只是有时候需要运用到一些特殊教育的技巧。

经过一段时间训练之后,孩子们慢慢能够在偌大的球场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与小伙伴在场上快乐有序地奔跑,享受着进球后的喜悦。值得关注的是,这不仅是一场游戏。胡凯旋透露,运动是康复的重要组成部分。

“参与足球运动其实就是锻炼他们社交能力的一个过程。因为足球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就能踢好的,这是一项团体运动,要懂得跟队友去配合,在场上训练的时候也要学会听教练的口令,然后再去执行。一次次训练下来,他们不仅身体变得健康强壮了,还交到了不少朋友,性格也变得比从前更加活泼开朗了。”他说。

现在,广州市内也经常有举办特奥运动会,这给特殊孩子提供了走出家庭、融入社会的机会,也能帮助他们强壮身体,与其他伙伴建立友谊、锻炼社交能力。而今年大四毕业的胡凯旋刚刚找到了一份特教工作,成为了一名特教老师。

胡凯旋认为,“能够加入到特殊教育行业中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其实家里有一个特殊小孩的话,就会给这个家庭带来极大的困难,而我作为社会中的一份子,可以凭借我的力量去帮助到更多孩子,也帮助到了这个家庭,就是为我们的社会做贡献了。”

他说,“一个特殊孩子的背后就有一个不容易的家庭,家长们在积极地为孩子寻求出路,但悲伤的底色却很难完全褪去。社会存在的偏见、世人异样的眼光,将这些特殊孩子孤立在另一个世界中,使他们难以走出来。如果自己身边没有特殊孩子,很难留意不到社会上还有这样一个群体的存在。”

与此同时,不是所有特殊孩子都适合学足球,发现孩子的兴趣并鼓励参与才是最重要的。胡凯旋分析道,“如果这个小孩喜欢足球、对足球不反感的话,可以很快融入进来,但是如果不喜欢踢足球,而是喜欢其它一些活动,例如像是篮球、绘画、音乐等等,就需要你用心去了解孩子、发现孩子对什么感兴趣,然后引导他参与进去。”

这是,特殊教育显得尤为重要。然而,调查数据显示,我国只有62所大学开设了特殊教育专业,目前特教从业人员约5万人,而处于康复训练年龄段的0-14岁的特殊孩子数量超过300万,按照1:3的师生配比,这5万人只能服务到15万特殊孩子,占比不到5%,也就是说有超过95%的孩子无法接受有效的康复训练。

胡凯旋表示,“特教行业在国内也只是刚刚起步,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我自己就是学特殊教育专业的,看着他们,就会希望自己能够再多学习一点专业知识,才能更好地帮助到孩子。我也会多跟他们接触、沟通交流,不管是在生活上还是在运动上,尽可能给予帮助。”

与此同时,他还为爱德基金会、广东省三棵柚公益基金会、广州市越秀区阳光心智障碍者服务协会发起的“特奥运动疗愈计划”代言,希望筹措社会资源,让更多人支持特教老师职业技能提升相关项目,帮助特教老师更好地陪伴特殊孩子成长。